酿骨。

垃圾段子手,颓废300年。

「HxH早恋组」烛火

一块小小的糖*

当小杰端着蜡烛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的时候,奇犽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他轻轻呢喃小杰的名字,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而有些慌张,颇有些急切地想要寻找原本待在身边的人。
但是小杰没有任何的行动,他傻乎乎地笑着看奇犽的样子,烛火弱弱的照在他的侧脸颊上,清清淡淡的不食人间烟火。

“啊-!小杰你在这里!”
奇犽转身看向了他,双手环抱胸口假装气鼓鼓的小样子赌气,但是他又忽然笑出来了,视线里满是小杰傻乎乎的脸蛋。
他忍不住去伸手捏了一把,偷到的好吃鱼儿的小猫自然要乐呵一会。

蜡烛只有一个,对于平时的亮光来说有些微弱了,比起灯泡的明亮清晰,烛光倒是多了一份柔和,它悄悄地模糊了勾勒出两个人的线条,气氛在此刻被渲染的一塌糊涂。
“小杰……”
奇犽轻轻呢喃,漂亮的双瞳看着同样在看他的深色眼眸,深陷一潭湖水也丝毫没有求救的欲望。小杰也不动,他们看着对方都心照不宣,清浅又含糊的。
“我喜欢你。”

「HxH早恋组」年幼

时间线混乱注意*

-他喜欢上了年幼的他。

对于奇犽来说,小杰在他的心里就是一束照亮往后人生道路的光芒,他向往属于这道光芒的温暖,他想要紧紧地拥抱他,一辈子都不想让这份温暖从指尖溜走。
不过奇犽也会为了这种充斥占有欲的思想给吓到,这种时候他总是会呆呆地看向那个阳光的同龄人,然后收获到对方的一个灿烂的笑容才傻傻地露出笑容作为回应。
或许对于奇犽来说。

小杰也是他生命中一个无法预料的意外。

-
在离家出走之前奇犽承受过很多,超乎常人的体能训练他全都熬过来了,天生的资质让他成为这一辈中引人注目的家伙——继承人。
但奇犽从来都没有想到,他这一天会为了路途上相遇的同龄人而哭到撕心裂肺,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喉管灼伤一般的疼痛。
他说“我求你让他能够安心一点……”
他说“小杰…小杰他已经在崩溃边缘了……”
他说“我求求你了…救救他吧……”
他哭了,他紧紧地攥着自己心胸口的衣服,漂亮的蓝色眼眸被水雾覆盖,他跪下来了,做出了他自己都不能置信的举动。奇犽只有那一次感到了深深地无力,双臂狠狠地垂在地面上。

“我求你了……”

“只有……只有你能做到了……”

-
他们都还小,稚嫩的想法就像芽儿似的。
奇犽十分明白自己这种心情已经不仅仅是在所谓的好朋友的范围了,当他大半夜没有办法入眠的时候就会借着月光去看小杰的脸。
熟悉而让人安心的脸庞。
他的手总是忍不住去轻轻戳小杰的脸蛋,就像恋爱的小女生一样小心翼翼,嗯,软乎乎的。
深夜的宁静总能让人思考起什么零零碎碎的东西,奇犽盯着他的脸开始失神,他总觉得自己在思考一些什么,但好像一片空白那般什么都没有。最后迷迷糊糊地进入睡眠。

可能,能这样安稳的睡下去。
也是有小杰在吧。

-
奇犽似乎已经找不到什么名词给小杰使用,模糊不清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。
他咀嚼着嘴里的巧克力球,然后被小杰毫无威力的话语指责几句,最后硬是推推搡搡地走进洗手间去刷牙漱口,奇犽总会在这个时候半敛眼眸刻意的抱怨。
然后他一回到房间里就会被小杰狠狠地扑倒,两个人像小战士一样扭打在一起,气势就像非要分出个胜负似的。其实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这样的闹腾就像砸了一个苹果派在对方脸上,无伤大雅。
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,

专属于两个人之间的默契。

-
可惜的是,直到最后他们还是分开了。
「不管到哪里,我们都是朋友哦!」
清亮耳熟的声音留恋在大脑,奇犽每每想起都有一种酸涩涌上心头,然后他会直直地盯着什么东西走神,不知不觉的感受到眼泪顺着脸颊流下。
他不明白这句话究竟是哪里能如此牵动他的情绪,以至于让他一闲下来就可以想到,然后轻而易举地联系到小杰。
……
「你不能这样下去了,奇犽。」
他对自己说着。

但是,他又能改变什么呢?
什么都不能。

包括那份喜欢小杰的心情也是。

「HxH早恋组」梦


-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,自从世界树分别以后。

小杰经常会在梦里见到奇犽,柔软的头发还像以前一样,只是他越来越成熟了,他宠溺的笑容留给了他的妹妹亚路嘉,为了照顾她已经是一个完美的好哥哥了。
可是……这样的他,会不会就这么忘了我啊。
有时候小杰会这样焦虑不安地想着,但在想到问题的一瞬间他又轻轻地和自己的心说。
不会的,他是奇犽啊……怎么可能把我给忘记了。
就像自我安慰似的,小杰抬起手拍拍自己的心脏部位,深呼吸一口气带上自己的鱼竿,开始实行今天的计划。

-
「亚路嘉,亚路嘉-要回去了哦。」
是奇犽的声音!
小杰对他的声音向来很敏感,他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心底的那份雀跃,大呼着快点去见他。他紧紧攥着双拳,琥珀色的眼眸清澈又闪着亮光,兴奋被他人收进眼底。
嘶哑,犹如乌鸦难听的鸣叫。
小杰愣住了,他这才察觉他没有办法开口,最熟悉的名字已经从嘴边溜掉了,声带好似断裂那般,这是否证明着他们的心里已经不再是那么重要了?
不可能,我们可是说好的,无论在哪里,我们都是朋友啊……!
有气无力。
小杰!你在干什么啊,你在干什么啊!!
他这样质问着自己,然后抬起了手,狠狠地扼住自己的喉咙,时轻时重地掐着,窒息感让生理盐水源源不断,小杰咳嗽着,咳到喉管如同火燎一般的烧灼,这是一种痛苦的折磨,也是一种异样的实感,他甚至不想就此停下来。
「啊-亚路嘉!找-到-了-!」
相比较小杰几近崩溃的状态,奇犽那边地声音又一次传来了,温柔的音色与面对自己时的活泼全然不同,这是小杰停下了所有的动作,以至于屏住了呼吸。
奇犽……果然不适合和我相处吧。
就好像是终于意识到这一点似的,他就地坐下来了,如同火山爆发,大哭的声音把所有积蓄在心底的情绪释放出来,双手捂上脸颊一次又一次地把眼泪擦干,擦的通红。
小杰低着脑袋,他嘶吼着哭叫着想要叫出奇犽的名字,但所有音节从嘴里流出都变得模糊不清,哭腔听的让人心碎。
奇犽……我想你了……。

-
小杰在深夜中猛然惊醒才发觉那只是一场梦,眼泪跟断线的劣质珍珠项链,一颗又一颗地顺着脸颊滑落,他哭得比接到凯特死亡的消息那次还要厉害,小杰一直都很明白奇犽在他心里的地位。
可是没有想到……竟然会这么重要。
他好像重获新生似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心脏的跳动速度逐渐回归到原来的轨道,小杰抬眸看向窗外,深夜的苍穹凝聚了浓重的暗色,月光却撩开云层探头探脑。
这个时候的小杰没有办法回神,他的大脑像一张白纸一样空白一片,双手落在身侧按压着床铺,眼泪落在被褥上晕开,留下了或深或浅的痕迹。
他的嘴一直在动。

Killua…